正在加载数据...
兴发娱乐xf881
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要闻> 一言堂>正文内容
  • 蹭电竞夺冠热点,能让培训市场乱中掘金吗?
  • 2018年09月06日来源:搜狐

提要:无论电竞入亚在社会上引发了乐观或是悲观的探讨,电竞行业越来越被公众熟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虽然电竞市场在主流媒体上遇冷,但却抑制不住市场逐渐爆发的潜能。

曾几何时,亚运会金牌这样的新闻,是要被通篇累牍报道、喜大普奔传播的。

不过在雅加达亚运会的电子竞技赛场上,中国选手的两金(一银)却似乎“低调”了很多,央视体育频道始终没有直播,主流媒体也只见零星报道,这番情景与社交媒体上的热烈探讨形成了不小的反差。

有网友说,可能是因为这一届亚运会的电子竞技比赛只是表演项目,不会计入奖牌总榜,所以央视不太关注;也有网友表示,电竞终究无法登上大雅之堂,电视台的态度也就决定了大环境下,电竞即便登上亚运会正式比赛舞台,恐怕也很难得到认可和肯定——因为在太多人眼里,电竞和玩游戏早就被深深地划上了等号。

无论电竞入亚在社会上引发了乐观或是悲观的探讨,电竞行业越来越被公众熟知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虽然电竞市场在主流媒体上遇冷,但却抑制不住市场逐渐爆发的潜能。尤其在电竞选手、赛事举办方、赞助企业等利益相关者的背后,还有一个市场也因为电竞的热络兴奋莫名,这就是电竞培训机构。

“你知道这一年来有多少IT培训机构转型做电竞培训吗?你知道现在有多少网吧号称也在做电竞培训了吗?”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谈到这个话题,无奈地表示,电竞培训行业的乱象很少为外人熟知,而电竞市场发展的好与坏,除了政策层面和市场化运作的影响,相关培训市场的良莠也在起着重要的作用。

电竞培训因“入亚”话题再度火爆

对于电竞培训行业来说,2017年可谓中国电竞教育培训元年。全国已有20多所高校开设了这一专业,包括北大、中传、中传南广学院、四川传媒大学等;另外在职高技校的名单里还有一家则是大名鼎鼎、闻名遐迩——蓝翔技校。而民间的电竞培训机构,据不完全统计在去年底已达1000多家。这让我们不由心生感慨,也让一些新入局者惊呼——电竞培训是一个蓝海!

上述业内人士举例,他所在的成都市就有一家具有一定规模的网咖在2016年初转型电竞培训,当年仅招收的在线短期单科培训班,学员就多达9000余名,仅按照每人最低588元培训费计算,年收入就超过了530万元,这还不算其开设的实训高级班课程。

“去年确实挺火的,但从今年初开始,我们发现报班的学员明显在减少。”在广州从事电竞培训行业近三年的李纳告诉懂懂笔记,前两年电竞培训行业爆发之后,去年下半年开始新入局的电竞培训机构一下子多了起来,“尤其那些正规的大专院校也开辟了电竞培训课程,大家都在抢生源,行业竞争太激烈了。”

从李纳所在机构提供的数据来看,去年一年共开设了六期“英雄联盟”培训班,每期都是50人,训练期为45天,每人收费4988元/月。他表示,鉴于自家机构缺乏职业联赛教练背书,这个收费标准在业内属中下游水平。然而从今年开始,报名培训班的学员人数少了许多,截止8月份,“英雄联盟”培训班仅开了三期,没有一期是能够招满50人的,第一期是23人,第二期是16人,第三期是21人。

“如果电竞入亚的话题持续发酵,或许想要成为职业选手的游戏玩家就会增多,市场竞争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激烈吧。”李纳坦言,这对于他们这类处在竞争劣势位势的中小电竞培训机构而言,无疑是利好消息。如果自家能借助话题宣传到位,或许还能就此把业务做得更好。

他打开电脑指着网上关于电竞入亚与选手夺金的搜索条目表示,这几天公司已经联系了好几家网络推广机构,希望能够在百度、搜狗和360等主流搜索引擎上做一些推广,将培训项目与部分电竞话题进行结合,优化相关的搜索关键词。

然而,想借助大势搞电竞培训吸金的,不止专业的电竞培训机构。一些从事传统IT培训的电脑学校(培训机构),也在开始摩拳擦掌,想借电竞这股春风完成转型。

“暑期刚开始我们已经开了好几次内部会议了,讨论开办电竞培训课程的可行性。”沈灏是粤东某老牌电脑培训机构的市场负责人,他所在的机构从2003年开始就一直从事软件编程培训,近两年来已面临很大的发展瓶颈,急需开拓新业务。

沈灏表示,近年来不少大中专院校都开设了编程相关专业,他们这样的电脑学校已经不受欢迎。因此,公司高层几个月前就想借电竞入亚这一契机,开辟新的电竞培训课程,逐渐替代掉传统编程教学,转型成为一家职业的电竞培训机构。

“比起一开始就是电竞培训的机构,我们的经营思路是更看重职业选手的输送途径。”沈灏说,尽管转型电竞培训行业,但他们依旧会延续电脑学校职业输送的模式,在与部分游戏公会、电竞团体敲定人才培养目标,再着手开展招生宣传。

在很多已经或者即将转型的培训机构看来,巨大的市场人才缺口是他们最大的机会。以《电子竞技》杂志发布的《电子竞技行业人才供需调查报告》为例,国内只有不到15%的电竞岗位处在人力饱和的状态。经过计算,目前国内电竞人才缺口大致在26万,预计到2020年整体的从业者规模可能会达到57万人。

沈灏所在机构也是做了不少前期调研工作后决定转型的。但是根据他们市场人员这两个月来的调查发现,目前想借电竞入亚话题,进军电竞培训行业的传统电脑培训学校着实不少,有的已经早在暑期前就开始放出电竞培训班的招生简章和广告了。“看来大家的路子都差不多,毕竟面对着电竞市场几百亿的市场容量,谁不想分一杯羹?”

电竞入亚与选手夺金,的确让不少游戏玩家与职业选手为之兴奋。而电竞培训机构、电脑培训学校想蹭热点扩大规模、多招学员,也在情理之中。然而从很多机构蓄势待发的趋势看来,电竞培训行业恐将迎来新一轮恶性竞争与洗牌,这里面谁是鲶鱼,谁又是在浑水摸鱼?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相关培训机构之外,还有不少业余“玩家”也想蹭电竞入亚的热点,开展、推广相关的培训业务,他们又是谁?

“生意人”都想挤进电竞培训圈

“玩游戏,有目标才有意义。”

位于深圳坂田的一家网吧门口,几名工人正在悬挂一条红色的横幅,横幅上显眼的印着:“祝贺中国电竞队亚运会勇夺两金一银”。网吧老板何旭告诉懂懂笔记,这条横幅,是前天才火急火燎让广告公司赶制出来的。

尽管他只是一名生意人,但电竞入亚、选手夺金着实让他感到兴奋。他表示自己的网吧一直想操作电竞培训这块业务,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自家的网吧里培养出专业的电竞选手,同时让网吧尽快完成转型。

“来网吧上网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玩游戏的,这就是苗子。”何旭表示,他们希望通过在网吧宣传亚运电竞的相关新闻,能让玩游戏的年轻人有个目标,至少不会显得那么玩物丧志。

何旭的计划是,通过在自家的网吧举行一些小型赛事,招募一批游戏高手,或者是准职业选手,为普通玩家“带路”。同时通过免费上网、奖金等方式,吸引一些高手和网吧合作,成为支撑培训业务开展的启蒙“讲师”。

“培训自然不是无偿的,我的目标是那些想将电竞作为事业的玩家群体。”何旭的计划步骤,是先引入一些较为基础的电竞培训内容,例如“LOL”和“农药”的一些进阶玩法和技巧。

若因此能够吸引更多年轻人开卡办卡,对于生意人的他来说,自然更是一件好事。因此在决定开班这个基础培训班后,无论能否马上招到学员,他都想要尽快把市场宣传做出去。

“因为这个电竞入亚的话题很热门,同行都开始蠢蠢欲动。”何旭表示周边好几家网吧也都挂出了“二金一银”的相关宣传广告。如果不及时抢占话题推动培训,很可能就会让其它同行捷足先登抢了噱头。

同样在“觊觎”电竞培训市场的,还有不少攒机商家。

在某电商平台上看到,我们一家销售组装电脑的商家称,为了庆祝中国电竞代表队在亚运会夺得佳绩,购买游戏主机的买家,都可以获得一套专业的电竞培训视频。

“购买产品后还能加入我们的群,有专业电竞选手分享最新的战略打法。”为了让懂懂笔记下决心购买其游戏主机,客服还截图了部分交流群的对话内容,更声称购买配置最高的主机套餐,还赠送线上电竞培训平台的课程年卡。“我们厂家是和几家电子竞技专业机构有合作的,如果对电子竞技有兴趣,我们也会给用户一定折扣参与这些机构的专业培训。”

有不具名电竞领域业内人士表示,早在今年六月初,部分媒体报道雅加达亚运会新增电子竞技之后,就有不少游戏相关的行业机构,希望借助这一热门话题开设培训业务,直接或间接吸金。

尽管电子竞技并非打打网游那么简单,但该人士还是担心入亚运会后的电竞市场会如互联网发展之初,滋生大量行业泡沫,培训行业乱象横生,最终要么“树大招风”迎来监管,要么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谁都发展不起来。

电竞不是玩,成为工作很辛苦

“电竞入亚也好,选手夺金也好,对很多普通游戏玩家的生活影响并不大。”

谈到不少培训机构、商家都在借电竞话题,推广相关的培训和竞技课程,杨海龙(化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作为一名专业电竞选手,他告诉懂懂笔记,电竞离普通游戏玩家的生活,并没有那么近。

“就拿体育竞技来说,不少人都喜欢踢球或者游泳,但能真正成为职业选手的并不多,因为太苦了。”杨海龙坦言,从玩游戏到成为电竞选手,之间的跨度太大,“电竞是同样的道理,职业选手并不多,大部分的爱好者都是娱乐为主。”

他表示,电竞职业训练十分辛苦,除了要熟悉游戏角色的玩法之外,还要懂得如何同队友配合,培养彼此间的默契。战略也需要时时总结更新,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都是类似的、重复的训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玩游戏变成工作后,你很难再说是有乐趣了。”

在杨海龙看来,不是说把游戏爱好者约在一起,随便找个网吧“开黑”,找个所谓高手“带路”,时间长了就能成为职业选手,还能组成专业竞技团队。“这路子本身就有问题,任何高精尖的电竞团队,都是从参加小型赛事开始,层层锻炼出来的。”

而杨海龙的观点,也得到同为职业电竞选手的“舞蓝”的认同。他告诉懂懂笔记,就他所在的团队虽然大家都有几年职业电竞资历,但目前还不具备有征战国际电竞赛事的资格,只能参与国内部分中小型赛事,出席一些商业表演,“哪怕是那些电竞培训班学了几个月或是几期进阶高级班出来的,也只能是玩家,而不是选手。”

“最关键的是,整个社会环境对我们搞职业电竞的都不是很友好。” “舞蓝”感觉,虽然亚运会对于电竞项目敞开了怀抱,但电竞想要在国内市场“转正”,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普罗大众,尤其是一些学生家长,对于此次亚运电竞夺金的话题,仍有着不少负面的评价。

“想让父母将子女像培养体育选手那样,送进电竞培训班,其实并不现实。”在杨海龙看来,那些认为通过“电竞入亚”、“二金一银”等热门事件,就能为电竞培训行业带来爆发增长的观点,或许只是“生意人们”一厢情愿罢了。

亚运会电竞的相关话题,某种角度上也成了一些机构、商家宣传的噱头,电竞市场的真正崛起,也不能仅靠一两届亚运会。这个市场内蜂拥而入的短视者,只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忙乱地杀入市场终究无法改变社会舆论对电竞行业的态度,更无法带来实质性的发展。就像有人呼吁中国足球的未来可能重点就在于“公共足球场”的密度和职业教练培训体系的建立,电竞行业或许也类似与此。



责任编辑:周锦秀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