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兴发娱乐xf881
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要闻> 深阅读>正文内容
  • 油价暴跌下油企百态:上游预算或不减反增 下调开工率
  • 2018年11月23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提要:一位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无论国有炼厂还是民营炼厂,石油价格从高点到低点的过程,对炼油企业来说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油价动荡下的 产业生态调查

在过去的一个月,国际原油市场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暴跌,持续稳涨两年多的原油市场进入黑暗时刻。难以想象,就在10月初,油价还在一片“冲击100美元”的声音中挑战80美元关口。大涨大跌之下,产业链上的企业如何应对?

石油公司的压力显而易见,不仅股价大幅下挫,利润也将承受压力,同时也将面临资产会计减值;与此同时地炼也在调低开工率。而往下传导的化工行业受影响幅度大小不一,冲击最大的PTA跟随油价跌跌不休,叠加下游需求乏力,企业的日子比较难熬。在终端消费层面,跟随大起大落的船用燃油价格同样牵动着航运公司及供油商的神经。(林虹)

中国两家原油央企相关人士表示,今年的勘探开发工作不会受到影响,明年投资预算框架正在制定中,其预计,勘探开发方面的支出,有较大概率不降反升。

近日,国际原油价格再度出现“暴跌”。

截至记者发稿,WTI原油价格跌破55美元/桶,跌至54.8美元/桶,当日跌幅1.5%;布伦特原油价格跌至62.97美元/桶,当日跌幅1.35%。而在21日当天,则出现了6%的跌幅,刷新2014年以来的当日暴跌纪录。

受此影响,全球石油企业股价大幅下挫,据统计,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在此轮股价的下挫中,受损市值高达万亿美元。

但对于国内企业来说,低油价的影响就要另外看了。上一轮油价暴跌时,包括三桶油在内的几乎所有石油公司,对资本支出都有比较大幅度的缩减,以此带来的代价,是产量和储量的停滞甚至缩减。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询问了中国两家石油央企相关人士,得到的回应均是,今年的勘探开发工作不会受到影响,明年投资预算框架正在制定中。按照上述人士的预计,勘探开发方面的支出,有较大概率不降反升。

全球经济面临着不景气的未来预期,油价下行承担的压力依然巨大,上述人士也不排除明年油价继续下降的可能。如何在油价下降带来的经营压力,和保证能源安全的政治任务之间找到平衡,成为摆在中国所有石油企业面前的难题。

资本支出不降反升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让子弹飞》中的这句电影台词用来形容国内的石油上游企业生态恰如其分。

回顾2014年的上轮油价下跌,国际原油价格从顶峰时期近140美元/桶一路暴跌,跌至低谷时不足30美元/桶,用了不到一年多的时间。和现在的下跌幅度不分伯仲。

差异在于,上次在年中,这次在年底。上一轮下跌,石油公司有充足的准备进行预估,对于2015年整体的规划有一个起码的预判。

因此,上一轮下跌中,国内石油央企纷纷开展降本增效工作,把一切不必要的开销全部砍掉,非核心的资产全部移交,人员几乎只出不进,力求实现自然减员;海外方面,此前高歌猛进的海外资产并购偃旗息鼓。

上一轮油价下跌石油企业的对策,并不能作为此轮的参考。

这次,三大石油公司的人士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下跌时间非常“尴尬”。尴尬的原因在于,此次下跌的延续性和破坏性还未充分显现,判断时间严重不足,而石油公司带有浓烈的“计划性”基因,前一年底的计划尤其重要,来年从集团总部到具体作业小组的全部生产经营,都依赖于这一计划。

不过,即便面对如此的不确定性,记者采访了石油央企的研究部门、勘探部门的高层和基层的人士后,几乎得到了一致结论:明年的勘探开发工作会继续开展,工作量还会增加。也是因此,勘探开发方面的支出不仅不会下降,还会有所上升。

做出这种结论的原因一方面来自于,经过三年降本增效工作的开展,石油企业成本下降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即便再度缩减开支,能够提供的现金流空间相比之前也会大幅减少。

另一方面,石油公司在投资决策层面,已经不会像之前那样乐观,而是有一个相对严谨的预估范围。只要在范围之内,就可以继续做出比较宽松的投资估计,继续保持资本支出的上涨。

“原油的投资到产出的周期比较长,对油价的判断必须是一个长期判断,而且还有一个范围”,上述石油企业勘探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投资决策有一定的范围约束,目前的油价对于我们公司来说,并没有达到要大幅度缩减开支的程度。”他说。

因此,无论是制定计划,还是实施计划,都有一定的范围约束作为避险策略,即便是对经济可采门槛比较高的国内油田而言,也有一个范围的约束,目前的价格变动,还不足以冲击这一范围。更何况,大公司都有上下游业务做自然对冲,不同油田之间也可以实现相对的互补。

同时,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今年中批示,要求国内石油公司开展增储上产工作。批示下达后,石油公司纷纷开展相关工作,力求国内原油储量和产量在未来实现上升。

基于经济效益上的可承受,石油央企大概率不会作出类似三年前的大幅度降低支出应对策略;政治任务上的高要求,让勘探开发工作量、投资额的提升,成为国内上游板块制定明年计划的必选项。

炼厂面临“阵痛期”

对于国内的下游企业而言,要从现在开始,经历一段时间的“阵痛期”了。

一位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无论国有炼厂还是民营炼厂,石油价格从高点到低点的过程,对炼油企业来说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例如现在,炼油企业基本都在消化之前购买的原油库存,这一周期差不多是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左右,”他说,“正好,一个月前油价处于高位,现在对于炼厂来说,压力是比较大的。”

他告诉记者,成品油的销售价格和原油紧密挂钩,十月中旬至今,汽柴油的批发价均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原料价格高,成品价格低,经营方面的压力非常大。”他说。

也是因此,记者了解到,从上周至今,山东地方炼油厂开始纷纷调低开工率,准备应对此次油价下跌。而至于开工率何时才能上升,要等到油价平稳后再做判断。

对于国有炼厂来说,油价下跌的影响则稍小,因为他们有更加丰富的产品线可供选择,即便成品油价下行,也可以找到利润更为丰富的化工产品进行出售。

“无论是原油价格,还是出品的成品油价格,我们都严格按照国家的要求进行经营,”一位国有炼厂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为止的原油价格下跌,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影响。”

“毫无疑问的是,快速下跌的原油价格,一定会对炼化企业利润空间产生负面影响,”上述分析人士表示,“但一旦这个过程过去,原油价格筑底,低廉的原油价格会降低这些企业的成本。”

“目前的原油价格下降,无论是对国家还是对公司,都是好事情,原油采购的成本可以大幅降低了,”一位石油央企的研究部门人士告诉记者,“但是,目前原油价格不能说见底,只能说是非常接近底部了,是不是能够筑底,还要警惕后续的坏消息。”他说。

作为石油公司来说,能够对未来有一定帮助的手段,就是提前锁定一个比较好的价格,进行套期保值的操作。保持灵活,或许是对中国石油(7.730, 0.02, 0.26%)公司们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时,解决平衡的最佳答案。

 



责任编辑:周锦秀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