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兴发娱乐xf881
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要闻> 深阅读>正文内容
  • 花光8亿美元要撕毁合约 贾跃亭和许家印闹掰了
  • 2018年10月08日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提要:国庆节最后一天传来重磅消息,今年6月25日才宣布要一起携手造车的贾跃亭和恒大已经对簿公堂,关系仅仅维持4个月便面临破裂。

贾老板居然要把许老板踢出局!

国庆节最后一天传来重磅消息,今年6月25日才宣布要一起携手造车的贾跃亭和恒大已经对簿公堂,关系仅仅维持4个月便面临破裂。

在短短三个多月的蜜月期后,恒大入股法拉第未来(FF)一事出现重大变局:贾跃亭突然在香港提起仲裁,要求收购方恒大方面退出。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公告还显示,2018年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其后,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 求:

1)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

2)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恒大认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Sm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其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採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

三个月前的6月26日,恒大宣布通过收购时颖,获得FF45%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7月13日,许家印去了洛杉矶的FF总部参观,贾跃亭全程陪同。

有投资者表示,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的事迹在前,业界对恒大投资法拉第未来不看好也很多,但没想到双方这么快就发生矛盾。

有分析认为贾跃亭或担心失去控制权

3个多月前,恒大集团的出手,让大家认为缓解了贾跃亭的资金困局。如今,贾跃亭却要反悔解除协议,又是为何?

有分析认为,可能是因为此前合同约定中存在对赌条款,如果贾跃亭不能完成合约条款,对FF公司的控制权将会丧失。当时的说法是2018年底要量产,如今距离量产要求的日期越来越近。

根据当时的协议,虽然恒大持股了45%是第一大股东,但贾跃亭(持股33%)还是通过“同股不同权(1:10)”的设置,来保障对公司的控制权。

不过,恒大也留有反手,当管理层在根据合资公司股东协议条款下,不能履行职责情况出现时,FF原股东(贾跃亭)投票权将被回转到香港时颖公司。

根据腾讯《一线》当时的报道,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8年底之前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之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这位大股东的违约情形。届时,贾跃亭将失去上述投票权,失去对Smart King的实际控制。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伤害”了孙宏斌之后,贾跃亭找到了许家印融资,如今花完8亿美元,要把恒大踢出局,恐怕要找新的融资方不容易。

作为入股FF公司的恒大健康,已经于10月4日起停牌,今晚公告已向联交所申请于10月8日(明日)复牌。

两位地产大佬折戟贾跃亭?

2016年下半年起,由于在手机、电视、视频、电动汽车等多个领域广泛布局,乐视集团爆发严重债务危机。随后的2017年1月份,乐视发布公告,称孙宏斌领导的地产公司融创中国将以150亿元的资金入局(华夏人寿与乐然投资约18亿元),接手驰援乐视。融创也成为乐视第二大股东。

随后,贾跃亭辞先后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董事长职位,辞去董事会提名委员会等职务,退出董事会,不再具有任何决策权。2017年7月,孙宏斌接手出任乐视网董事长;10月,梁军、高飞等原乐视网高管辞职,融创随后委派刘淑青出任乐视网总经理。2018年年初,乐视网复牌。

不过融创在全面接手乐视后发现,乐视体系内仍然存在巨大的债务与关联交易窟窿,融创投资的150亿根本填不满。

今年3月1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宣布孙宏斌辞去董事长一职,由董事总经理刘淑青代理。3月29日,融创发布2017年财务报告,计提了165亿多元的坏账,标志着融创救乐视事件宣告失败。孙宏斌在业绩说明会上甚至直接称投资乐视是“断头”而非“断臂”。

不过孙宏斌虽然承认投资乐视失败,但也曾表示后续要在乐视里面捞一些渣,前几日刚刚完成。

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9月30日公告显示,乐视系三笔资产在9月底以底价完成拍卖,总计7.73亿元,分别为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21.8%的股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2618万元出资额的股权、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中3124万元出资额的股权。

另一位地产大佬许家印则早在2017年12月底就开始接盘贾跃亭的另一关键资产,美国新造车公司FF。

根据恒大健康公告,时颖公司于2017年12月与FF原股东——贾跃亭控制的FF Top Holding达成协议,双方成立了合资公司Smart King(该FF以所有技术和业务入股,全资持有FF),并约定时颖分三次向Smart King支付总计20亿美元换取45%的股份。

今年5月底,时颖支付完了首次8亿美元费用。随后恒大健康宣布以67.46亿港币,约合56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时颖100%的股权,成了FF最大股东,并且将按照协议继续支付剩余12亿美元费用。

7月份,恒大与乐视均宣传了双方合作的新进展,许家印带队赴FF美国总部考察,并宣布恒大总裁夏海钧出任FF董事长,贾跃亭保留全球CEO职位。

FF或再陷资金困境

从此前的投资与被投资纪录来看,贾跃亭的信用已然破产:公开资料显示,贾跃亭已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这或许将导致FF又陷入新一轮的资金困境中。

贾跃亭造车可谓一波三折,在前一次资金枯竭的情况下成功引入恒大,以绝地求生之势反转了剧情后,仅仅数月的好景,又与“昔日救星”对簿公堂,令FF的量产的实现更增添了几分悬疑。

事实上,双方或许会上演更激烈的剧情。在恒大入股的协议中规定,恒大的股份是每股股份配1票投票权,而包括贾跃亭在内的原股东是每股股份有10票的“超级投票权”,但是,若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投票权将反转,超级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方面,而管理层股权激励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

有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首批FF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这位大股东的违约情形。FF中国方面表示无法确认该信息的准确性。但若属实,这个时间点越来越近了。

有律师表示,这看上去是一笔款项引发的斗争,但是,“贾跃亭方面要求取消以前的一切协议,实际上是要剥夺恒大方面的股权。因此,此次争端,实际上是双方对公司的股权之争。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