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兴发娱乐xf881
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要闻> 时尚>正文内容
  • 新光圆成蹊跷借壳三年面临易主 周晓光469亿负债压顶被迫重整
  • 2019年04月09日来源:长江商报

提要:新光圆成正面临着易主。4月3日,新光集团及其下属3家公司分别向法院申请重整。新光集团持有新光圆成62.05%股权,一旦重整实施,新光圆成将面临易主,一度光环加身的周晓光将退出资本市场舞台。

仿佛南柯一梦,从浙江女首富到穷途末路,不到三年,周晓光经历了传奇的人生跌宕。

相传向母亲借十几元本钱沿街叫卖刺绣的周晓光依靠自强奋斗,缔造了全球最大的人造首饰时尚品制造商新光集团,而其广为天下知源于借壳踏进资本市场。

2016年,周晓光颇为蹊跷地以万厦房产和新光建材城完成对方圆支承的借壳,实现了旗下地产业务曲线上市。

上市更名新光圆成后,周晓光辗转腾挪,备受质疑地勉强实现了业绩承诺。然而,随着一笔17亿元债券兑付违约,新光圆成控股股东新光集团财务告急、周晓光财务危机显露冰山一角,资产受限、股权质押、冻结接连爆出。

出售资产、收缩战线、拟引进战投,半年来,周晓光使出浑身解数四处找钱,仍未能度过469亿元负债压顶危机。而且,其唯一上市平台新光圆成违规担保、被大股东占用资金问题严重,正在接受监管部门调查。

新光圆成正面临着易主。4月3日,新光集团及其下属3家公司分别向法院申请重整。新光集团持有新光圆成62.05%股权,一旦重整实施,新光圆成将面临易主,一度光环加身的周晓光将退出资本市场舞台。

卖子求生未果寄望司法重整

无可奈何的周晓光走到最后一步——司法重整。

上周三,ST新光(新光圆成)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新光集团及其下属义乌市新光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富越铭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希宝实业有限公司分别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

公告称,去年9月,新光集团爆发债务危机,新光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周晓光、虞云新虽然竭力制定相关方案、通过多种途径化解债务风险,但仍不能彻底摆脱其流动性危机。为了妥善解决债务问题,考虑到新光集团及其下属全资子公司义乌新光、上海富越铭城、上海希宝实业属于适应市场需要、具有重整价值企业,故申请重整。同时,上海富越铭城持有新天国际77.78%股权,后者拖欠新光集团债务且缺乏清偿能力,故新光集团申请对新天国际重整。

截至目前,新光集团持有ST新光11.34亿股,占总股本的62.05%。一旦重整实施,将可能导致其实控人发生变更。

走到靠司法重整这一步,凸显周晓光的力不从心。

根据此前公告,截至去年6月30日,新光集团总负债为468.98亿元。去年9月25日,其流动性出现问题,“15新光01”公司债本息合计18.3亿元违约,联合评级机构将其评级从AA+下调至CC,称其“目前资金非常紧张”。

其实,新光集团资金紧张早有苗头,周晓光也早已积极应对。

公告显示,早在2017年,新光集团就在甩卖资产补充流动性。2017年6月至去年5月的一年间,其相继出售亚龙湾海景国际酒店、南通一九一二文化公司、建德新越各100%股权及新光壹品46%股权,交易价格分别为10亿元、10.50亿元、12.45亿元、18.24亿元,合计为51.19亿元。

与此同时,新光集团还发债筹资。2017年,其发行3笔短期融资券,2018年8月,其又成功发行规模为7.1亿元短期融资券。只是,这一次,高达7.5%的利率已经凸显其资金之渴。

此外,新光集团还收缩战线。去年9月底,其从知名投资机构趵虎投资退出。

去年9月底,新光集团公开表示,违约后,公司如期兑付各项债务本息合计90亿元,导致流动性严重不足。为此,公司拟引进外部战略投资者,对新光集团进行增资约40亿元。同时,还计划以65亿元出售新天国际77.78%股权。

遗憾的是,截至目前,这两个合计高达105亿元的筹资计划至今仍未能付诸实施,或许,这也是新光集团财务危机迟至今日尚未解决的重要原因之一。其结果是,危机发酵,诉讼纷起,新光集团及实控人所持ST新光股权被冻结。

备受关注的是,新光集团的危机蔓延至ST新光。ST新光6.6亿元(不含利息)被大股东占用,且违规为大股东及关联人3亿元融资提供担保。

今年3月,证监会对ST新光进行立案调查。

高杠杆扩张埋雷地产调控承压

头顶浙江女首富光环的周晓光沦落至靠司法重整还债这一步,源于其高杠杆扩张后遗症。

1985年,卖刺绣的周晓光与虞云新在浙江义乌安家创业,10年后,由二人命名的新光饰品跃升为国内饰品行业龙头企业。显然,周晓光并不满足于饰品行业,而是不断跨界拓展。

公开资料显示,新光集团涉足饰品、制造、地产、金融、互联网、投资等多个行业,已经成为大型民营综合性产融结合的企业集团,资产高达800亿元,控参股公司数以百计。

不过,新光集团规模急剧膨胀,实际上是其拼命加杠杆的结果,对其高负债问题,市场早有质疑。有消息称,新光集团建设义乌标志性建筑新光汇时就出现过危机,最终靠当地有关部门协调才助其脱困。

新光集团也千方百计拓宽融资渠道,以化解债务压力,途径是借壳上市。截至2014年底,其长期债务中两年内到期的金额达58.76亿元,占其债务的69.17%。

周晓光曾试图借壳*ST金路,重组方案公布后,*ST金路董事长、董秘、保代等因违法被带走,重组被迫终止。

2015年底,周晓光与皖籍上市公司方圆支承签约。颇令人意外的是,A股地产上市一直不太容易,周晓光以旗下地产借壳,竟然在短短半个月内完成了。这一次,周晓光在配套募资32亿元之时,作出了三年合计40亿元的业绩承诺。

借壳完成后,新光圆成成为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与商业经营为主、回转支承为辅的双主业公司。同时,随着二级市场股价的暴涨,周晓光登顶浙江女首富。

借壳上市蹊跷、兑现业绩承诺也备受诟病。2016年,一单高达27亿元的大单让其顺利达标,这一大单是浙江中融集团所抛,背后是否有不为人知内幕尚不得而知。2017年,公司开发义务世茂中心商品房,关联自然人耗资近亿元购买,周晓光也一口气买了6套。

只是,房地产调控持续深入,限价、去库存等压力下,新光圆成压力陡增,新光集团的财务压力依旧。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7月,新光圆成曾拟耗资百亿收购H股公司中国传动转型高端装备制造。中国传动账上只有2亿元,原本指望靠新光集团输血,随着后者危机爆发,收购也以失败告终。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