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兴发娱乐xf881
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要闻> 金融>正文内容
  • 晋商银行拟香港IPO:超两成公司贷款发放给采矿业,两高管曾因违纪落马
  • 2019年02月28日来源:公司深读

提要:2月26日,香港联交所披露了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商银行”)的主板上市申请资料,若此番IPO成功,晋商银行有望成为山西省内首家上市银行。

2月26日,香港联交所披露了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商银行”)的主板上市申请资料,若此番IPO成功,晋商银行有望成为山西省内首家上市银行。

据悉,晋商银行是山西省唯一的省级法人城商行。申请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2月18日,山西国投通过山西潞安矿业、山西焦煤集团等八家附属公司合计间接持股28.89%,为晋商银行第一大股东;山西金控直接持股14.69%;中国华能集团旗下的华能资本直接持股12.33%。

截止2018年9月末,晋商银行共有营业网点159个,覆盖山西省全部11个地级市,其中,业务主要集中在太原市,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及2018年9月末,晋商银行分别有63.3%、71.2%以及74.6%的发放贷款来自太原,每年有超过七成的吸收存款也来自于太原。

向制造业及采矿业大量放贷,单一客户贷款几近“踩线”

截止2018年9月末,晋商银行总资产2084.34亿元,吸收存款1439.67亿元,发放贷款及垫款净额为1014.07亿元,营收为35.66亿元,同比增加15.07%,净利润10.60亿元,同比增4.86%。

据晋商银行披露数据,截至2017年12月末,晋商银行的总资产、总负债等均较山西省内排名第二的城商行超出2倍以上。

与大部分商业银行类似,晋商银行的经营业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利息净收入。截至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以及截至2018年9月30日,晋商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分别占营收的89.0%、91.5%及68.2%。截止2018年9月末,晋商银行利息净收入为24.31亿元。

招股书显示,晋商银行经营的重点业务为公司银行业务:2017年,公司银行业务营收为32.43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73.9%;2018年前9月,公司银行业务营收达到25.46亿元,占比71.4%。

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及2018年9月末,晋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87%、1.64%和1.81%,不良贷款分别为12.80亿元、15.98亿元和19.02亿元。该行表示,2018年不良率的增加主要是由于部分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的公司借款人经营困难及还款能力减弱。

同期,银保监会公布数据显示,城商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8%、1.52%和1.67%。晋商银行不良率略高于平均水平。

晋商银行的贷款五级分类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该行的正常类贷款占比为96.6%,较前两年有所下降。关注类贷款占比达到1.5%,次级、可疑及损失类贷款占比1.9%。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6年末至2018年9月末,晋商银行的关注类贷款迁移率由92.78%上升至95.72%,次级类贷款由0增至14.55%,可疑类贷款从0增至100%。各层次不良贷款的迁移率偏高,这意味着贷款降级的比例有所增加。

晋商银行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公司客户及个人经营贷款客户的还款能力变弱,以及政策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的影响。

据悉,晋商银行公司贷款客户名列前五名的行业为制造业、采矿业、房地产业、批发零售业和租赁及商务服务业,上述五个行业贷款分别占公司贷款总额的30.4%、22.9%、17.4%、9.2%和6.0%,行业内公司借款人贷款的不良率分别为3.13%、1.70%、0.10%、8.23%和0.47%。

年报显示,2016年以来,晋商银行发放给制造业、采矿业、批发零售业的贷款占比均有所下降。2016年末至2018年9月末,制造业贷款占比由41.1%降至30.4%;采矿业由27.8%下降至22.9%;批发零售业由12.6%降至9.2%。与此相对应。房地产业贷款占比提升明显:两个报告期末,该行业贷款占比由4.0%上升至17.4%。

记者注意到,晋商银行对于单一客户的贷款贴近“踩线”。银保监会规定显示,商业银行向任何单一借款人的贷款不得超过商业银行资本净额的10%,而晋商银行向最大的借款人贷出的金额为18.79亿元,占资本净额的9.7%,该借款人属于采矿业。该行前十大借款人贷款的金额占贷款总额的百分比达11.1%,贷款总额为116.88亿元,占资本净额的百分比为60.4%,目前均为正常贷款。

从授信上来看,晋商银行对于采矿业、制造业的授信额度也最高。截至2018年9月末,晋商银行向前五位单一集团的授信额度都在20亿元以上,且上述五集团均属于采矿业和制造业。

与此相对应,在未偿还不良贷款余额最高的十大借款人中,采矿业及制造业额拖欠金额也最多。如排名第一的采矿业不良借款人,未偿还本金金额达到2.74亿元;第二位和第三位均来自制造业,未偿还本金金额达到2.33亿元和2亿元,前三位占不良贷款总额的百分比达到37.2%。

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及2018年9月末,晋商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分别占贷款总额的31.8%、36.0%及27.6%,占比逐年收缩,三年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4.84%、3.58%及5.27%。

此外,截至2018年9月末,个人经营贷款的不良贷款率达到11.89%。

指标上来看,晋商银行2016年末、2017年末及2018年9月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65%、10.16%和10.30%;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65%、10.16%、10.30%;资本充足率12.50%、12.52%和12.42%,满足资本充足指标。与此同时,拨备覆盖率有所提升,三个报告期末,晋商银行拨备率分别为163.52%、183.96%、184.52%。

多次被监管处罚,两高管落马

记者注意到,2016年以来,晋商银行曾多次被监管处罚。

在晋商银行招股书列出的监管警示部分,银保监会对于该行信贷、操作、流动性等多个方面均指出了相关问题。具体来看,关于信贷风险管理,银保监会提出了7方面问题;操作风险上,2个问题被指出;流动性风险、信息科技风险各有3个和1个问题被指出;此外,在同业业务、票据业务、理财业务上,晋商银行也收到了多个罚单。

以2018年为例,2018年4月,因未按照“穿透”原则,对基础资产准确计量风险,计提相应资本与拨备,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购买不良资产包等,晋商银行被罚款70.69万元,没收违法所得20.69万元;9月,该行长治分行存在违规开展存贷款业务的行为,被罚款30万元;10月, 晋城分行存在以贷款资金做存单质押担保进行再贷款的违法违规事实,被罚款30万元;10月,临汾分行违规用信贷资金变相承接本行到期理财产品,被临汾银监分局罚款20万元。

此外,央行和山西省审计厅也在对晋商银行的定期和不定期检查中发现了数个问题,如尽职调查及账目管理不充分、信贷风险管理不充分、不良贷款处置流程管理不足等。目前,晋商银行均已反馈整改措施。

目前,晋商银行还牵扯多项法律及行政诉讼。根据招股书,晋商银行在16宗申索本金金额超过1千万元且对相关资产享有诉权的待决诉讼中作为原告,涉及的申索本金总额约为人民币12.66亿元。同时,在一宗涉及金额金10亿元的票据诉讼中作为被告。

除业务经营问题外,晋商银行还曾有两位高管因违纪而落马。2018年12月7日,中纪委网站公告消息,晋商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栗建强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更早之前,晋商银行原董事长上官永清于2014年7月调任山西国信投资董事长,于2016年6月因涉嫌职务侵占等问题被调查并开除公职。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