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兴发娱乐xf881
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要闻> 财经眼>正文内容
  • “白马骑士”不到两月就翻脸 只因索菱股份卸了妆?
  • 2018年12月03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提要:接踵而至的种种事件表明,索菱股份资金链已经遇到危机——先是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再是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然后,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银行资金被冻结。最近,与上市公司还在“蜜月期”的二股东,也突然翻脸,不仅追索借给上市公司仅两个月的欠款,其派驻上市公司的两名董事还对三季报投出反对票,随后这两名董事即告辞职。

上市仅三年多的索菱股份的经营渐显疲态。上市以来各期财报和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近来已陷入经营靠关联借款续命、营收靠并购维持的局面。

接踵而至的种种事件表明,索菱股份资金链已经遇到危机——先是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再是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然后,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银行资金被冻结。最近,与上市公司还在“蜜月期”的二股东,也突然翻脸,不仅追索借给上市公司仅两个月的欠款,其派驻上市公司的两名董事还对三季报投出反对票,随后这两名董事即告辞职。

记者梳理索菱股份上市三年多来的公开资料发现,索菱股份实控人肖行亦已经通过股权质押和股份协议转让“套现”超过21亿。而截至2018年9月28日,肖行亦已质押了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9.71%。

但借助资本市场富有了的肖行亦,并未向已处“水深火热”中的上市公司伸出援手,反而将“雪中送炭”的二股东拉下水。

而财务专业人士向记者分析称,索菱股份今年三季度激增的3.2亿元预付账款,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而同一实际控制人旗下的兄弟公司一笔利用上市公司信用,通过“虚构”关联应收账款向第三方融资的交易,也存在“骗贷”的可能。

种种迹象表明,索菱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正在遭遇一场信任和法律的双重危机。

实控人暴富上市公司“失信”

索菱股份于2015年6月上市,上市一年后,肖行亦即开始质押手中的股份。两年来,其通过股份质押所取得的资金总额达到16.69亿元。

2018年9月,肖行亦还将所持有的11.33%公司股份,即4778万股,转让给中山乐兴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中山乐兴”),从而又获得4.3亿元资金。

综上,肖行亦以股权质押和股份协议转让的方式,在公司上市三年来共获得现金超过21亿元。

根据公司公告,肖行亦通过股票质押套现的16.69亿元,偿还利息花费4.5亿元,投资其他上市公司股权花费4.46亿元,偿还投资借款花费2.23亿元等,另外还包括个人培训、购车等。

偿还利息和偿还投资借款的花销,表明肖行亦为了让索菱股份上市,可能付出的代价不菲。但这些代价在公司上市之后,通过股票质押和转让来兑现。

索菱股份的主营业务是汽车信息娱乐系统供应商。新车销量增速下滑,以及智能手机的应用,导致汽车导航、信息以及娱乐系统市场疲软。

2018年三季度,索菱股份首次出现上市以来单季度扣非净利润亏损,这一季度,索菱股份录得净利润亏损248.86万元,同比下降104.92%。

预付款项暴增,导致经营性占款高企,经营性现金流急转直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三季末为-3.72亿,较中报时的-1.79亿,一个季度即减少近2个亿。财务专业人士认为,这对于三季度只有3.41亿元营收的公司来说,这一情况“很不正常”。

索菱股份还预计2018年净利润在500万至2500万元区间,较2017年下滑超过80%。对此,索菱股份解释为“市场不景气,销售收入下降”。

而三季度以来,索菱股份不断爆出被法院纳入“老赖”名单、银行资金被冻结、大股东股份被冻结、子公司股权被冻结、二股东翻脸、被追讨欠款等种种影响正常经营的不利事件。

2018年6月中下旬至7月上旬,二级市场对高比例质押的股票反应剧烈,索菱股份的股价也应声下跌。6月以来至今,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挫逾50%。截至11月30日收盘,公司总市值仅为26.8亿元,这与肖行亦套现的21亿现金形成鲜明对比。

两大股东短暂的“蜜月期”

肖行亦最新套现的是一笔股权的协议转让,由此获得4.3亿元。

肖行亦原持有索菱股份的比例为45.31%,2018年8月10日,肖行亦与中山乐兴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手中股份的25%转让给中山乐兴。中山乐兴由此握有索菱股份11.33%的股份,从而成为索菱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肖行亦此番转让的股份数为4777.801万股,转让总价为人民币43000.209万元,合每股9元。深交所对此发出关注函问询公司,公司8月10日股票收盘价为7.66元/股,索菱股份却能以溢价17.4%的价格转让,是何缘故?

索菱股份回复函解释称,如果按签订协议当天的收盘价来看,转让价格确有溢价。但某一天股价并不足以作为比较基准。

索菱股份摆出数据说,协议签前20个交易日均价为8.35元,前60个交易日均价为9.66元,前120个交易日均价为11.01元,拉长时间来看,9元的协议转让价格,并未溢价,反而还处于折价状态。且这一交易价格对应的市盈率25倍,与同行的市盈率相比,并不离谱。

交易价格具体是如何谈定的?局外人无法了解,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中山乐兴愿意以高溢价斥资4.3亿元从肖行亦手中买下股份成为二股东,还在2018年9月,向上市公司出借1.9亿元资金,用于公司生产经营。彼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山乐兴与肖行亦和索菱股份,均处于你侬我侬的“新婚蜜月期”。

不过,蜜月期只维持了两个月,11月2日,中山乐兴的关联公司建华建材(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建华建材”),便向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索菱股份提前归还1.9亿元欠款。由于中山乐兴的执行董事王刚,也是建华建材的董事长,因此中山乐兴与建华建材属关联关系。

然而,这一重大诉讼,索菱股份却迟至11月19日才公告。

建华建材9月份才借钱给索菱股份,借款期限原为一年,怎么两个月不到就要求还钱了呢?

原来,建华建材发现,原约定专用于索菱股份的日常经营开支的这笔借款,被挪作他用。建华建材因为款项未按约定使用,将索菱股份告上了法庭。

建华建材发现款项被挪作他用,可能是中山乐兴成为索菱股份第二大股东后,中山乐兴派驻过去的两名董事发现的。9月7日,王刚、建华建材财务雷晶被选任为索菱股份董事。雷晶同时担任索菱股份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一职。

10月29日,索菱股份董事会就2018年三季报进行表决时,王刚和雷晶二人投出了反对票。

11月5日,上述两名董事从索菱股份辞职。从上任至辞职,两人担任公司董事的时间只有41天。

为什么两名董事会对三季报投出反对票?

索菱股份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提到,两名董事认为三季报有失公允,涉及到一宗商业保理案。

一家同为肖行亦控制的兄弟公司——深圳市索菱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索菱科技”),以对索菱股份的应收账款3000万元的债权,向一家商业保理公司获得融资额度2000万。

但索菱股份说,自己从未与这家公司发生过业务往来。而启信宝信息显示,索菱科技是一家肖行亦的个人独资企业。也就是说,索菱股份与索菱科技是“兄弟企业”。

受访的法律界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果上市公司的陈述属实,则索菱科技可能需要承担“虚构”债权的责任,而索菱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即索菱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肖行亦,可能面临重大法律风险。

除此项异议之外,记者梳理三季报时还发现,索菱股份资产负债表中,三季度的预付账款科目明显异常。三季度末,索菱股份预付款项从中报披露的7000万,暴增至3.96亿元。公司称,主要系支付材料采购款增加所致。

作为主营业务为车载信息和娱乐系统的公司,索菱股份生产并不需要太多紧俏的原材料,其多年来材料采购预付款维持在三五千万元的级别。

但是,索菱股份2018年三季度营收仅有3.41亿元,却突增了3.2亿的预付材料款。

为何出现预付材料款异常?因为三季报全文较为简单,并未列示预付账款的主要对象,外界无法判断其中是否存在大股东控制或关联交易。但上述财务专业人士称,结合中山乐兴关联公司起诉索菱股份没有把钱用在“正常经营”上的情况,这3.2亿预付材料款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也存在疑问,这可能也是两大股东之间,以及二股东与上市公司之间矛盾的焦点。

“新娘”卸妆

中山乐兴进驻成为第二大股东后,索菱股份开始爆出一连串的失信事件。好比一纸婚约之后,新娘卸妆吓到了新郎。

2018年11月6日,索菱股份公告称,公司已于10月31日,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起因是,索菱股份子公司九江妙士酷实业有限公司向中安百联(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借款7500万元,期限12个月,到期后子公司还不出,索菱股份作为母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这笔7500万借款,索菱股份及其子公司只按《民事调解书》归还了156万,就没有了下文。法院遂将索菱股份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纳入期限为两年。截至发稿日,公司已被法院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删除,并解除限制消费令。

10月以来,索菱股份还公告称,公司持有的账面价值约1.5亿投资权益的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涉及7家子公司。另有三家开户行账号的约292万银行资金被冻结。

11月15日,鹏元资信公告称,将深圳市索菱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此前,9月1日索菱股份称,拟以不超过每股12元的价格回购公司股份,回购总金额最高不超过2亿元。而公告前一天收盘价为6.36元。然而价差如此巨大、信心满满的回购公告,却并未对股价产生利好影响。

实际上,彼时肖行亦已经与中山乐兴签订了以9元价格转让股份的协议。二股东以9元/股的价格受让股权,上市公司以不超过12元/股的价格回购,这样的“利好”消息却难以取信于二级市场投资者。截至目前,索菱股份并未公告股份回购进展。

除回购承诺外,大股东肖行亦以前还曾号召员工抄底。2017年12月27日,肖行亦倡议,公司员工凡在2017年12月27日至2018年1月12日期间净买入索菱股份股票,连续持有6个月以上,且持有期间连续在职的,若因买入公司股票产生亏损,亏损部分由本人予以补偿,同时给予本金3%的利息补贴;若产生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产生的收益不足3%的,由肖行亦个人对不足部分进行补足。

然而,该倡议书发出后三个月,索菱股份4名高管发布减持公告,拟在6个月内减持4人总计持有股份的25%。

响应倡议书的有51名员工。这51名员工在规定期限内以15.38元的均价,增持了逾49万股,增持总金额758万元。结果是,肖行亦为这倡议书,拿出了数百万元来补偿员工增持亏损。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