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兴发娱乐xf881
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要闻> 今日头条>正文内容
  • 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违规占用16.36亿
  • 2019年09月02日来源:投资时报

提要:在证监会立案调查和上交所连续问询的双重压力下,由分红爽约“爆雷”的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辅仁药业)“资金黑洞”逐渐暴露出真相——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违规占用16.36亿元。

在证监会立案调查和上交所连续问询的双重压力下,由分红爽约“爆雷”的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辅仁药业)“资金黑洞”逐渐暴露出真相——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违规占用16.36亿元。

这也意味着,之前“不翼而飞”的16.89亿元大体有了下落,只是辅仁药业要拿回这笔巨款,短期内几无希望。

记者注意到,8月31日披露的中报显示,上半年,辅仁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7.69亿元,同比下降10.93%,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净利润3.99亿元,同比下降11.45%,较2018年增速(同比增长126.67%)大幅缩水。

中报数据还显示,货币资金已锐减至1.34亿元,去年底为16.56亿元,下降幅度达到91.91%;其他应收款余额由去年底的0.17亿元,暴增至今年6月底18.35亿元。

造成如此困顿局面的原因,都在指向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集团)等关联方违规占用16.36亿元的巨额资金,由于控股股东的恣意妄为,不仅造成辅仁药业资金紧张,还对辅仁药业主营业务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今年中报辅仁药业营收净利双降的尴尬局面,或许只是开始。

资金短缺造成产能不足

在分红未兑现而暴雷之后,市场对辅仁药业财务造假的质疑声不断。8月31日,处于风口浪尖上的辅仁药业公布了2019年半年报。各项数据果然如市场预期那样——业绩惨淡。

记者查阅、整理辅仁药业中报相关数据了解到,上半年该公司营收同比减少10.93%,净利润同比减少11.45%,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减少12.35%。大幅减少的还有货币资金,从中报来看,辅仁药业货币资金从去年底的16.56亿元锐减至1.34亿元,降幅为91.91%,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重,由上期期末的15.45%下降至1.20%。

中报数据还显示,其他应收款余额由去年底的0.17亿元暴增至今年6月底18.35亿元。而其他应收款的激增,“主要系关联方借款所致”。

现金流数据方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52亿元,同比下降55.69%;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64亿元,去年底为0.48亿元,相比流出增长惊人,同样,背后原因“主要系关联方借款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半年报中,辅仁药业对惨淡数据的说明和解释透出的更多是一种无奈:“主要是由于受公司资金周转紧张,部分产品生产经营方面受到一定影响,销售收入有所降低导致利润有所减少”、“目前资金短缺可能造成产能不足,并影响相关产品销售。”

然而,半年前,辅仁药业还准备进行6000多万现金分红、货币资金亦相当宽裕,短时间里发生如此颠覆性变化的“罪魁祸首”正是——控股股东辅仁集团,也是辅仁药业于中报中多次提及的“关联方”。

记者留意到,中报披露的前一日,8月30日晚间辅仁药业的一则公告,终于将连辅仁药业自己也不清楚怎么消失的16.89亿元资金具体去向交代清楚了。

在这则《关于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中,辅仁药业称,截止目前,公司存在向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违规拆借资金余额 16.36亿元,违规提供连带责任担保1.40亿元,尚有担保余额6202万元。

公告还显示,9月2日,辅仁药业将停牌一天;9月3日,辅仁药业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辅仁药业”变更为“ST 辅仁”,日涨跌幅限制为5%。

一个月之内无法解决

记者注意到,8月30日晚间披露的《关于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中,辅仁药业称,违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预计一个月之内无法解决”。

此外,公告还提示了四个风险:一是控股股东股权冻结风险,辅仁集团45.03%的持股全部被冻结,且存在多次轮候冻结情形;二是生产经营风险,资金存在限制性用途,且存在债务逾期情况,资金流动性不足,目前资金短缺可能造成产能不足,并影响相关产品销售;三是立案调查风险,7月26日中国证监会开始立案调查,如认定的事实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将面临退市风险;四是2018年度现金分红尚未实施,将尽力筹措资金,尽快安排发放。

值得注意的是,8月31日,上交所就辅仁药业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紧急下发问询函。上交所认为,占用资金和违规担保的情况反映了辅仁药业内部治理存在严重的缺陷。

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辅仁药业、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应当进一步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具体情况,以及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的非经营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发生过程、决策者及相关责任人;辅仁集团应当尽快筹措资金偿还违规占用资金,消除违规担保情形。

上交所还表示,对于辅仁药业、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可能涉嫌的违规行为,将启动纪律处分程序。

辅仁药业从大白马坠落为“ST”,记者此前曾持续跟踪,并于近期连续发布4篇报道,若要说清这场由分红“爽约”引发的“爆雷”神剧,需回溯至7月。

7月15日晚间,辅仁药业公告称,拟发放2018年年度现金红利,总金额为6271.58万元。然而,7月19日晚间,辅仁药业称,无法按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

随之,上交所第一份问询函逼出现实——截至7月19日,辅仁药业只有现金1.27亿元。不到四个月时间,辅仁药业账上现金少了16.89亿元。更蹊跷的是,辅仁药业自己也不清楚16.89亿元具体如何消失的。随后7月26日,证监会决定对辅仁药业立案调查;上交所也多次下发问询函不断追问辅仁药业资金自查进展。

在监管层层施压和不断问询下,辅仁药业存在资金违规占用、违规担保的情形已实锤确认,辅仁药业控股股东无所遁形,但短期内这一问题尚无法得到解决。这也意味着,辅仁药业因为资金紧张、融资能力下降等问题,给主营业务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还将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辅仁药业是否能挺过去?证监会的调查还在进行中,期望情形不要继续恶化,或许是当下最大的冀望。



责任编辑:齐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