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兴发娱乐xf881
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要闻> 今日头条>正文内容
  • 宝塔石化陷票据危机50亿授信涉险 甘肃银行被拖累
  • 2019年01月07日来源:国际金融报

提要:游春表示,宝塔石化集团深陷债务危机,将值钱的银行股权拿出来拍卖以缓解债务危机,实属正常。甘肃银行第一大股东的“接盘”,表面上和宝塔石化没有必然联系,实际上可能起到了援助宝塔石化的作用。

“因拍卖所得用于宝塔石化集团偿还债务,第一大股东此举也可能考虑到避免甘肃银行(港股02139)受到损失。如果出现流拍,法院下一步可能会进行强制拍卖,股权价格方面也必然会降低。”

大股东接盘,甘肃银行股权避免“流拍”尴尬。

根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信息,2018年12月30日,甘肃省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2.22亿元的价格拍得宝塔石化集团所持有的甘肃银行近1亿股股份。

2.22亿元的成交价格,相当于每股2.21元/股,此价格等于2017年末甘肃银行的每股净资产。

值得一提的是,“接盘方”甘肃省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甘肃金融资本”)是甘肃银行第一大股东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公航旅集团”)旗下子公司。作为惟一的报名者,该公司在拍卖结束前30分钟以起拍价竞拍成功。

股权被拍卖

为何宝塔石化集团所持有的甘肃银行股权被拍卖?

根据一份编号为“(2016)宁01执89号”的执行裁定书,因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石家庄办事处申请执行宝塔石化集团等借款合同纠纷,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拟对宝塔石化集团持有的甘肃银行股份进行拍卖。

记者注意到,甘肃银行曾在2018年11月18日就这次拍卖致函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并表示,宝塔石化集团持有该行的股份占股本总额的0.9984%,持股比例相对较大,若股权转让,受让人应符合国家金融监管机构有关向金融机构投资入股条件的规定。

此外,甘肃银行还指出,宝塔石化集团持有该行的股份为限售股,限售期至2019年1月18日,尚未届满。

甘肃银行建议,考虑到监管要求,若宝塔石化集团在执行限内提供了其他方便执行的财产,优先执行其他财产,其他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再执行宝塔石化集团所持有的该行股权。

截至目前,宝塔石化集团的票据兑付违约风波已历经数月,而该集团也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8年12月20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公安局通报称,针对银川市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涉嫌票据诈骗一案,银川市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12月18日决定对该集团董事局主席、公司实际控制人孙珩超等8名涉案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早在2018年7月10日,宝塔石化集团财务公司发布公告称,5月以来,因工作上的失误,对风控兑付问题未能进行严格统筹,造成持有宝塔票据的客户未能如期兑付。

据相关媒体报道,宝塔石化集团2016年初应付票据为56亿元,到2016年末增至72亿元,2017年底达到145.7亿元。截至2018年9月底,应付票据为164亿元。

50亿授信涉险

宝塔石化因票据兑付逾期引发的债务危机,或将拖累与其存在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2018年7月26日发布的信用等级公告内容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宝塔石化集团获得包括甘肃银行、锦州银行(港股00416)、平安银行(9.750, 0.00, 0.00%)、包商银行、盛京银行(港股02066)在内的5家银行授信总额148亿元,未使用额度44亿元。其中,甘肃银行授信额度为50亿元,已使用43亿元。

除了宝塔石化带来的危机,甘肃银行自身的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出现资产总额下降、理财收入锐减等情况。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甘肃银行资产总额为3135.19亿元;截至2018年9月末,该行资产总额为3083.93亿元。3个月,该行资产总额下降约1.6%。

根据2018年半年报,甘肃银行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是正向增长,但其理财服务费用骤降。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1.28亿元,同比下滑43.1%。其中,该行理财服务手续费为2632.3万元,较前一年同期减少9883.9万元,下降幅度约为79%。

此外,半年报还显示,甘肃银行贷款主要集中于房地产行业。据悉,该行前十大单借款人中有4个是与房地产行业有关,累计借款金额占前十大总额的近50%。资产质量方面,该行2018年上半年不良贷款率与去年持平,为1.74%,但公司不良贷款率由2017年底的2.08%增至2.15%。

大股东底价接盘

面对经营业绩不太乐观的甘肃银行,公航旅集团为何还要选择接手?

就此,记者联系了甘肃银行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暂无回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对记者分析,可以解读成第一大股东看好甘肃银行后续的经营而进行增持;另一方面,甘肃省公路航空旅游投资集团是国有大型独资公司,这也可能是加强国有企业对商业银行增持和控制的措施。

游春进一步指出,从甘肃金融资本临近结束进入拍卖,可以看出它是有所准备的。“如果有其他人竞拍的话,该公司可能也会参与竞拍,但这种先观察后进场的方式可以使它以底价拍得想要的股权”。

竞拍成功后,接盘方甘肃金融资本于2018年12月31日发布的公告印证了这一点。

甘肃金融资本在公告中指出,根据集团金融板块业务发展战略布局安排,公司积极组织力量落实竞拍准备相关工作,并实时关注竞拍动向,多方搜集竞拍相关信息,经过3天的紧密跟踪,最终以起拍价成功竞拍到1亿股甘肃银行股份。

对于参与本次竞拍的目的,该公司表示,通过此次竞拍,进一步夯实了该公司金融资产实力,为公司金融“全牌照”战略实施奠定了坚实基础。

那么,第一大股东此举有没有援助宝塔石化集团的可能呢?

游春表示,宝塔石化集团深陷债务危机,将值钱的银行股权拿出来拍卖以缓解债务危机,实属正常。甘肃银行第一大股东的“接盘”,表面上和宝塔石化没有必然联系,实际上可能起到了援助宝塔石化的作用。

“一旦出现流拍的话,根据银监会商业银行股权质押管理相关规定,商业银行不得接受本行的股权作为质物。”游春进一步分析,采取对外拍卖的方式也是宝塔石化集团股权变现最合适的途径。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系主任奚君羊对记者表示,因拍卖所得用于宝塔石化集团偿还债务,第一大股东此举也可能考虑到避免甘肃银行受到损失。此外,如果出现流拍,法院下一步可能会进行强制拍卖,股权价格方面也必然会降低。

 



责任编辑:周锦秀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